it行业热点新闻网

美团遇寒冬:因佣金同埋酒店闹矛盾,商业模式存短板

发布时间:2017-01-23 15:33:26   

    的估值挤出“水分”之后会有较大幅度的折让。“如果美团不克不及优化自身业务结构,早日实现良性循环,不排除其会发生类似乐视咁样严”大干一场的美团来说,显然不是乜好消息。“中国有几个互联网公司估值是严重偏高的,美团算一个。”1月19日,互。

分析人士指出,不管中国互联网有没有来到“下半场”,“互联网寒冬”已然不行回避。美团希望成为独立的互联网巨头,但显然业务模式没法支持。美团比来有点烦。刚进入2017年,美团一于因佣金问题同埋浙江宁波的一些连锁酒店闹出不快,甚至一度遭遇全线“下架”。同时,美团官方层面从未承认“融资失败”、“刷单”、“估值下滑”等,但呢几个话题却总被市场人士紧目及不挤。

美团遇寒冬:因佣金同埋酒店闹矛盾,商业模式存短板

呢对想爱“撸起袖子”大干一场的美团来说,显然不是乜好消息。

“中国有几个互联网公司估值是严重偏高的,美团算一个。”1月19日,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美团的估值挤出“水分”之后会有较大幅度的折让。

“如果美团不克不及优化自身业务结构,早日实现良性循环,不排除其会发生类似乐视咁样严重财务危机的情形。而优化自身业务结构,会导致规模缩小、人员精简,也会显著降低其估值水平。”但唐欣认为,呢是必爱、健康的出路。

因佣金闹矛盾

新年刚过,美团一于遭遇了宁波某酒店的“公开下架”。该酒店集团在宁波本地颇有名气,属于中低档连锁酒店。

当时的微信伴侣圈截图显示,其会“取消同埋美团拍档”,并希望消费者选择该连锁酒店的自有渠道预定房间。

据了解,双方产生纠纷的原因一于出在“佣金”问题上。所谓“佣金”,一于是类似美团咁样的平台扮演类似“中间人”介绍生意的角色,当交易达成,商家会返还部分酬金。

“作为平台,当然希望收取高佣金,而商家则希望降低佣金,二者的开明车马,都是为了自身获得更多收益。此次美团同埋酒店之所以‘闹搣’,一于是因为美团觉得本身平台够大,有足够吸引力,想提升佣金。”一位酒店业内人士王先生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“以酒店行业为例,美团是新型的平台,在拓展期,必定会许诺酒店一些比力低的佣金。”王先生表示,而现在,美团想通过提高佣金来追危盈利,但不是所有的酒店都会买账。“下一步,可能会有更多眼崛崛的酒店明里暗里同埋美团较劲”。

“我认为,部分酒店选择退出美团是很正常的商业选择。”唐欣也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呢些酒店认为美团的流量价值低于所付出的佣金金额,自然会选择不跟美团拍档。

截至目前,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了解,上述酒店已同埋美团同埋解,重新在美团平台上出现。

不外,打开美团APP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还是发现:被标注为“高档型”的天唯艺术酒店,在该平台上显示为“满房”状态;中低端型酒店龙华商务宾馆,也显示为“满房”。

同时,抄索宁波5星级以上或4星级以上区间的酒店,将预定日期设置为1月20日-1月23日,显示“满房”状态的至少也有10家以上酒店。

但记者拨打上述显示“满房”的酒店电话,除了天唯艺术酒店电话显示为空号之外,其佢酒店通过电话仍然可以预定,酒店工作人员表示“仍得闲房”。

商业模式存短板

“宁波地区的确有部分酒店通过在后台设置‘满房’的状态来表示对佣金上调的眼崛崛,以此来终止同埋美团的拍档,但在其佢地区,我哋并没发现有其佢商家下架的现象出现。”美团方面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回应称,“目前,美团的佣金比例处于8%-10%,酒店佣金的比例,我哋仍远低于行业整体情况。美团仍会同埋酒店商家继续保持良好拍档。”

不外,从公开资料上看,唔单止是宁波的酒店,从去年初开始,不休有消息传出,其佢一些省市也有不少商家,如酒店、KTV、餐饮企业等均因佣金上调问题对美团表示眼崛崛,甚至公开“出逃”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发现,在武汉、杭州等地,去年曾因上调佣金问题而闹出“下架”风波的KTV中,如武汉佰乐星KTV、杭州银乐迪INLOVE KTV依然在美团上有团购项目,而有些曾同埋美团有拍档的商家,如武汉满天星KTV(汉阳摩尔城店)在美团上无法抄索到相关团购信息。

呢些信息同埋美团的上述回应“有出入”。

但唐欣认为,部分酒店拍档的不愉快并不会造成“连锁反应”,因为酒店相对来说还是松散的组织,各家酒店会按照本身的利益来选择拍档伙伴,佣金可以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,对酒店来说也不会有太大损失。

王先生则认为,商家同埋美团的拍档闹搣,同埋美团模式存在关联。

“美团起源于团购,本地化客户居多,实情的市场增量有限,本地的酒店自然不肯意接受太高佣金。”王先生分析,虽然从量、风生水起度等方面,美团有实力,但在模式上,确实存在“短板”。

王先生认为,总体上看,美团比来提高佣金的做法,同样同埋其希望整体盈利有关,“‘烧钱’呢么多年,美团一直无法盈利,投资者希望尽快改变呢种不休‘烧钱’却无法盈利的状况”。

“互联网寒冬”

除了酒店同埋美团扭计,美团的另一个“痛点”是估值的疑似缩水。

有业内人士猜测,美团急着盈利的压力是存在的:做好成绩,提高估值,并最终实现上市。

此前,有媒体报道,新美大(美团同埋大众点评合并后的公司名)的估值已从180亿美元下降到125亿美元。

据查询,2016年8月22日,亿舟资产办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亿舟资产”)发布公告称,其推出了“亿舟资产-独角兽股权投资基金3号-新美大”私募基金。

截至目前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仍能看到亿舟资产关于该基金的公开介绍。其中一段介绍是“折价优势”。

“本基金受让阿里巴巴老股份额的估值价格为124.5亿美元,为本轮融资估值150亿美元的8.3折,安全边际高于市场同期同类型产品。”对于投资期限,该基金的描述是“3+1+1”,即新美大的上市规划以3年为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该系列基金的介绍中,无意透露了阿里巴巴同埋美团的关系——抛售。

去年1月头,一于有报道称,阿里巴巴达成约9亿美元的交易,将把股权出售给投资者财团,瑞信担任阿里巴巴出售交易的顾问。

对此,美团方面回应《国际金融报》:“针对估值,由于财务方面未公布具体数字,我哋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有意思的是,针对阿里抛售新美大股份的消息,美团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回应称,“完全是虚假的信息。”但其补充道,“当然,美团目前的确同埋阿里的拍档比力少。”

鬼咁,作为别的一方当事人,阿里是如何看待同埋新美大的关系呢?

“我哋不便利透露相关信息,一切以公告为主。”对于抛售新美大股权之事,阿里方面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的提问选择了“回避”的态度。

“在中国做O2O,撇了BAT的流量支持,基本上会变得举步维艰。美团是希望成为独立的互联网巨头,但显然业务模式没法支持。野心太大,先天又不足,呢个矛盾可以说没法解决。”唐欣表示,所以才出现了美团同埋阿里、腾讯“产生矛盾”的市场传闻。

在真真假假的市场传闻同埋回应之间,不行回避的事实是:不管中国互联网有没有来到“下半场”,“本钱寒冬”,一系说“互联网寒冬”已然不行回避。

《南华早报》早前曾评论称,投资者对O2O领域的热情正在减退,也导致了“独角兽”(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未上市公司)不休贬值,“呢些公司,尤其是一些已经陷入眼瞓境的公司,业绩表示不佳,进一步增长潜力有限,投资者的看跌情绪开始蔓延也一于不足为奇了”。

同埋此同时,在2016年11月,美国第二大团购网企LivingSocial颁布发表折价卖身Groupon(高朋)。据悉,LivingSocial估值曾一度高达60多亿美元,在业务上,双方也高度重合。

“美团目前在餐饮O2O领域基本算是垄断了,没有所谓需爱‘烧钱’打市场的借口。并且佢的体量已经极之庞大,融资也会极之眼瞓难。”唐欣认为,“融资失败导致的业务架构调整只是直接原因,最根本的还是自身业务的商业模式太薄弱,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导致。”

    宁波的一些连锁酒店闹出不快,甚至一度遭遇全线“下架”。同时,美团官方层面从未承认“融资失败”、“刷单”、“估值下滑”等,但呢几有来到“下半场”,“互联网寒冬”已然不行回避。美团希望成为独立的互联网巨头,但显然业务模式没法支持。美团。